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 登录 注册
免费会员

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

主营:玻璃钢穿孔器, 墙壁穿线器,穿管器,双稳机电缆拖车, 各种电缆放线架...

正文
404 Not Found
发布时间:2021-11-21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杭州百货一姐——厉玲回杭的首场媒体见面会被安排在了知味观味庄,深隐在西湖中间的那幢红栎山庄。虽然离开杭州近5年,但从城中媒体全都提前到场这一点看,厉玲今时今日在杭城的影响力依旧不可小觑。而此后的整整90分钟里,厉玲依旧用她快节奏的语速侃侃而谈,而老记小编们都埋首在各自的采访本上快速记录着,没有人贸然提问,更没有劲爆的消息。只有,间或,窗外传来几声飞鸟掠过湖面的声响。

  就在一周前,解百高层传出“百货一姐厉玲以高级顾问的身份重回杭州商界”的消息。次日,城中媒体都以头版等显著位置,甚至是整版的容量进行了报道。而在此后的整整一周时间里,解百成了所有媒体的关注焦点——解百为什么以“高级顾问”的职位聘请厉玲?她工作时间和年薪是多少?厉玲被解百高层赋予的话语权究竟有多大?她会不会在之后的某个时间段再变身为“职业经理人”?她的加盟是否意在为元华项目增加招商砝码……无数的疑问对准解百高层,而坊间更是充满了关于这位百货一姐的种种蜚短流长。

  坊间流言:早在1999年从杭州大厦“转会”到银泰百货,当时身为职业经理人的厉玲就已传出“百万年薪”身价的消息。当时厉玲以“没有高薪挖角、自己还不值百万”回应,对此传闻断然予以否认。

  此番,历经十年之后“厉玲的身价几何”再次成为杭州人关注的焦点。虽然此次她是以“高级顾问”,而非“职业经理人”的身份加盟解百,但坊间对解百所出的“价码”还是甚为关注,更有传闻“顾问费高达7位数”的版本。

  解百以多少代价说动厉玲出任“高级顾问”,对此,解百董事长周自力一直避而不谈。

  不过,现在我早已结束了出任绿城集团顾问一职,而目前我身兼两个公司的顾问——除了解百之外,我还在今年四月份出任北京某著名投资公司的董事顾问,这是一个关注国内百货零售业态的投资公司。目前,我已为其创造了在北京、上海、重庆等地的多个深度洽谈的机会;接着我还将为其在广州、深圳洽谈项目。而我也将视时间、平台、机遇,选择性地再担任一些企业的顾问,还有可能介入专业市场;这些在很多人眼里是“档次很低”的业态,但我觉得这才是大众消费场所,拥有很大空间。餐饮、百货、市场、品牌公司,甚至有杭派女装都有跟我谈过顾问的事,我喜欢将我这16年来的从业经验跟杭商们分享,或许我还会跟杭州电视台去谈,以杭州话做一档《杭商》……对于未来,我觉得“一切皆有可能”。

  坊间流言:对于此番厉玲回杭、并选择解百出任顾问一职,很多人说她的归来是要打垮她之前创下的两个传奇,并引发杭州商界的大战。更有人言之凿凿地说,高级顾问只是暂时的,因为毕竟解百是国企、是上市公司,所以在今后的某个更合适的时段,厉玲会变回职业经理人,而解百将是她百货零售业的“封山之作”。

  厉玲回应:如果要说我的“封山之作”,那么我觉得银泰百货就是我百货店的“封山之作”。我之后做的万象城、长安MALL都是SHOPPING MALL的形式。

  而我选择解百出任顾问,我想说明的除了解百这个在国企上市公司所具备的种种可学习、研究的魅力外,我还想说的是我初入百货零售业,当时叱咤杭州百货业的零售业大哥大是解百的总经理胡崇杏,就在他的办公室,他教会了我“化小核算单位”;而现任解百的总经理王季文,无论从工作到私交都是我的好朋友。再加上现任董事长周自力,他这么年轻却能让老字号企业在激烈的竞争中逆势上升,去年实现了10多亿的营业额和1个多亿的利润。此外,我女儿去年碰巧在解百实习,尽管这个事情解百的人并不知情,只是巧合,但我从女儿口中听到的解百消息都是促成我选择解百的理由。

  另外,坊间说我“是一个有执行力、喜欢亲力亲为的人,会变身元华项目的职业经理人”。我想说的是,我更是一个喜欢做战略部署和战术研究的人,我回杭是因为杭州是我的家,我上个月刚刚满51周岁了,我现在的状态是“人都熟、皮特厚”,所以我觉得顾问更适合我。解百不是我的收山、而是一个新开始。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再有可能出任职业经理人,因为身体、家庭、年龄都是我目前考量的,还有要找到平台、视野、老板等各个方面都适合的项目很难。而且,我觉得杭州的商业空间还很大,目前的杭州人的商业、消费需求并没有被充分满足,所以我不认为很多商战是你死我活的争斗。竞争一直都是利于市场的,如果排除整个行业性的淘汰,一个企业要倒,肯定不是始于竞争,而是因为其内部的问题。

  坊间流言:尽管厉玲依然思维敏捷、快步如飞,但对于现年51岁的职业女经理人,坊间对她此次回杭还有一个说法是,回杭养老。

  厉玲回应:我不认为我是回杭州养老了,我觉得是一个新开始。我30岁之前一直是学生的状态;30岁——50岁是做企业、工作的状态;现在是51周岁了,服务家庭是我第一任务,我母亲84岁了,我想侍奉父母、做好女儿、同时也做好母亲。我会根据身体状况从事我热爱的百货零售业,“顾问”就是我的方式。

  我现在每天早上的锻炼是在跑步机上走5.5公里,60岁以后是每天走4公里,70岁以后每天走3公里……一直到90岁以后每天走1公里。

  此外,我是毕业于生物,所以我退休生活中,我给自己的计划里有学园艺,我还想练字,更想去学越剧——听说那样能练气。我已经是拿到“退休证”的人了,所以我要考虑培养一些老年生活的兴趣。

  当然我依旧热爱百货零售业,也是因为热爱所以我想将我的研究、经验分享。所以顾问生活将是我未来生活里很重要的一部分。我现在又回到自由而自信的那个时期,我做事不会让心觉得累,现在是养“性”的时候,更安静、更超脱。所以我的顾问都是短期的,我在打短工,这样我就可以更深入地涉足零售行业的不同业态和行业,如果心累就一定不会去做。

  昨天,在杨公堤的接受媒体采访的厉玲——收身的黑衣、白裤,厉玲的装束一如既往的干练;尽管穿着黑色中跟鞋,厉玲的步履也依旧如飞;同样不变的还有她富有节奏感的快语速和她一贯的守时。尽管面对着城中各路媒体长枪短炮的阵势,她淡定而不乏条理地侃侃而谈,思维敏捷依旧,但她的眼神屡屡越过这些长枪短炮,而将目光定格在面前的一汪碧水,。

  但昨天的厉玲,她不再是那个叱咤江湖的天神。而记者为此不免有了些许小小的伤感。

  这个离杭5年的百货一姐,曾被百货业界视为传奇、一直站在杭州商战风口浪尖的风云人物,一周前因为出任解百高级顾问一职,再次回到杭州人的视线。铺天盖地的报道,更让她成为坊间热议的焦点。她是前市委书记的女儿、是留美归国的硕士,她被称为“浙江第一职业经理人”……很多80后对于这位风云人物的认识也许仅仅在于她的自传《我能》上归结的这些简介。

  而她使杭州大厦从杭州十大商场排名中的第九位跃居第一,并创造国内百货商场“每平方创利第一”的业绩;以及她打破公职的金饭碗、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出任浙江银泰百货有限公司总经理,让当时并不景气,甚至有人认为它要不了很久就会倒闭的“浙江银泰”效益增长10倍,这些都促使了她当之无愧地成为“中国百货业的传奇人物”。离开杭州后她出任深圳华润万象城购物中心总经理、北京华熙长安商业中心有限公司总经理……这些高含金量的经历和背景,都带给厉玲无法抹去的光环,而她16年的商业征程和零售业足迹,更述说着她对商业的执着和领悟。

  所以我们一厢情愿地将她归结为一个百货业的天神,我们期待她的归来,带来爆炸性的变革和铁血的商战,但当她以一个在家中院子除草、侍奉80老母孝女身份出现的时候,我们不免伤感。我们希望她能永远地续写一个又一个传奇,希望她一如十年前的斗志昂扬。但一切都只是我们的期待……